重回miyos

博主:戴兴伟戴兴伟 2021-07-27 485 0条评论
摘要: 2020年5月9号,我自己打车往MIYOS走,路上老赵通过微信又把我训了一顿,说别人都往外走,你就贱巴巴的往回走,知道我为啥离开不?为嘛我敢给她顶啊。。。。说了一堆,听的我脑壳都疼...

2020年5月9号,我自己打车往MIYOS走,路上老赵通过微信又把我训了一顿,说别人都往外走,你就贱巴巴的往回走,知道我为啥离开不?为嘛我敢给她顶啊。。。。

说了一堆,听的我脑壳都疼了,是啊为嘛啊?不是当初让你走的时候你给我发微信那种半死不活的声音了?现在中气十足的开始训我了,嫌弃我回去了,我不明白他为什么要训我,就因为我回去了?可是我跟老赵也没什么利益关系,我去哪,干什么,不都是我自己说了算吗?当初我离开的时候也没见你们谁说让我留下对不对?我也没有求你们谁去给我说情去对不对?我想干什么是我自己的事情,为什么我要接受你的批评?看在老乡的面子上我一直没有回复他,真没办法说这种人,得势了洋洋得意,谁都可以呵斥,失意了就跟瘟死的鸡一样,蔫着。稍微好转点就又开始趾高气昂了,大家萍水相逢,只是沾一个老乡的情分,不帮我就算了,何必对我指指点点呢?是我不知道我在干什么吗?我知道我在干什么,我知道我为什么回来

走了三个小时的车程,回到了209,住的地方,老刘把我原先的房间给住了,我只好搬进了老赵原先的房子,他们说整栋别墅就这个房间好,是个总统套间。我刚把行李箱放进去,岚姐就打过电话来了,说想聊聊,我说行,我把东西安置一下,你到了给我打电话吧。笔记本、平板、运动器材等一样样的拿了出来,拉开抽屉准备安置,结果尴尬的事情出现了,抽屉里放的是男士的内裤、袜子和一盒避孕套,赶紧关上,拉开下一层,结果更尴尬了,女人的内衣,目测码数不大啊。。。再换一层,好在第三层是正常的,安置好自己的东西,岚姐也到了门外,本来是想进来聊的,但是孤男寡女的也不合适,所以我就出去在门廊那里和岚姐聊了半个多小时,不知道咋回事我感觉岚姐跟我聊天很不自在,手里拿着一朵狗尾巴花,不是看天就是瞅着地,要么就是转转手里的花。我瞅了一下我自己,虽然穿着紧身的坎肩,但是牛仔裤运动鞋看着也不失礼啊。算了我就当是岚姐在美国呆久了不习惯这么跟人聊天吧,不过看着确实是挺有意思的,要不是大家在说正事,我真想笑。稍微回忆了一下过往,谈了下现在,然后畅想了一下未来,匆匆的结束了这次的谈话。

第二天我被安排在了他们家的老店上班,还是我2019年来的这个店,老乡张江川来帮忙抓码,老侯我俩炒,叮铃咣啷的一天就这么结束了,

晚上岚姐打电话,重新给我们调了一下工作的地点,我被调去了vista,和老乡张江川搭档,毕竟都是老乡,说话啥的也方便,我其实在哪里都无所谓的,毕竟在哪里都是工作,不是说去称王称霸了对不?



觉得文章有用就打赏一下文章作者

支付宝扫一扫打赏

微信扫一扫打赏